◎網路收集的動人心弦【詩詞歌賦】篇 ~ ~ ~


 


 


 


 


蘇軾 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不要注意雨點穿過樹林敲打葉子的聲音,何妨低吟長嘯且從容徐行。拄著手杖,曳著草鞋,輕便自在勝過騎馬,還有什麼可怕?煙雨迷漫,但願穿著蓑衣渡過此生。


寒冷的春風吹醒了酒意,有些寒意。雨過風停,山頭的落日卻來迎接著我。回首來程風吹樹動蕭瑟不已的地方,一片寧靜,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歸去吧,既沒有風雨,也沒有天晴。


 


最後一句,意境很深遠. 白話如下:


當天空放晴時,蘇軾回頭望向剛剛來的那條小路,想起剛剛在雨中行走的樣子,就像是在回顧官場中的風雨一樣,只剩一片蕭瑟。看著這一切,讓人不禁要大呼「歸去來兮」,還是回家吧,風雨陰晴無定數,一切終將成為過去,何必將風雨陰晴記掛心頭而徒增困擾呢?當一切都看的豁達時,所有的不悅都將自心頭一掃而去,就像那風雨過去,即使尚未放晴,至少雨已停、風已靜。


 


 


蘇軾就這樣說著:「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所謂的「雨具先去」說的可不是雨傘自己先「落跑」的「靈異現象」,而是指帶著雨傘的人先捲「傘」潛逃了,所以,就只剩下一群人很狼狽地在雨中的山林間行走。不過,蘇軾可不這樣覺得喔!


 


「余獨不覺」嘛!說到這個大人物的感覺還真是奇怪,常常都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樣的,就像蘋果掉到牛頓頭上,他不會想吃,而是想到「地心引力」;李白舉頭望見大大的月亮,低頭不是吃月餅竟然是思故鄉。咱們蘇軾也是,看到下雨了,不是忙著躲雨,怕淋了雨感冒,反而很自得其樂,還寫下這闋詞紀念紀念。不過,他既然寫了,那咱們就來瞧瞧吧!


 


一開始寫道「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穿林打葉聲」說的可不是「槍林彈雨」的場面喔!畢竟,那時候可還沒那麼進步吧!不過,從「穿林打葉」也可窺知,這雨還不小呢!可不只是毛毛細雨喔!再來,看到「莫聽」就知道蘇軾可真不愧是一代豪放大家,連用字遣辭,都有豪氣啊!下雨算什麼,感冒了,看醫生就好了嘛!「何妨」更是語帶俏皮,略有諷刺同行「狼狽」之人的語氣在。本來嘛,反正都已經下雨了,又沒東西可遮蔽,不如就放開心胸,吹著口哨,享受一下「森林浴」又何妨呢?


 


再來看到「竹杖芒鞋輕勝馬」,在山林裡,尤其是羊腸小徑中,人都難走了,何況是還騎著馬呢?所以,這時候輕裝簡從,拿把柺杖,穿雙草鞋反而還方便多了呢?其實,蘇軾這裡可有隱喻在喔!所謂「行人路上馬蹄忙」,「馬」是官員才能坐的東西,蘇軾在這裡用「竹杖芒鞋」比馬「輕」,其實是蘊含了「無官一身輕」的意思在其中。也對啦,被貶到黃州的蘇軾,實在也是閒的好像沒做官似的,不然怎麼還有空四處去玩呢?


 


「一蓑煙雨任平生」,「一蓑」指得是一件蓑衣。咦?小序裡不是說了「雨具先去」嗎?怎麼這會兒又冒出了一件蓑衣啊?難道蘇軾會變魔術啊?不不不,這個「一蓑」可以有兩個解釋,第一個解釋是說:「一蓑」指的是雨量,比喻滿天風雨遮蔽全身,就像蓑衣一樣,覆蓋在身上。另一說則是說:蘇軾這裡說的不是眼前之景,而是心中之事。陸游在〈舟過小孤有感〉中這樣說:「商略人生為何事?一蓑從此入空濛。」陸游跟蘇軾一樣都是宦途不得志的人,所以,他們的「空濛」、「煙雨」指得何嘗不是政治上的風雨呢?如果他們是用自然狀況來暗喻政治狀況,那麼「一蓑」指的又何嘗不是蘇軾〈臨江仙〉裡說的「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的歸隱之意呢?


 


蘇軾寫這闋詞的時間是在三月,「料峭春風」說的便是略帶寒意的春風。被這春風一吹,連酒意都「冷」醒了。酒醒之時,抬頭望向遠方,所見竟是可愛的陽光斜掛在山頭,彷彿是在迎接我的到來般。這裡寫的是眼前所見的景色,但是也蘊藏了詩人的情感因子。小序說「已而遂晴」,可見,風雨總會過去,可愛的陽光也總會露臉相迎的。


 


當天空放晴時,蘇軾回頭望向剛剛來的那條小路,想起剛剛在雨中行走的樣子,就像是在回顧官場中的風雨一樣,只剩一片蕭瑟。看著這一切,讓人不禁要大呼「歸去來兮」,還是回家吧,風雨陰晴無定數,一切終將成為過去,何必將風雨陰晴記掛心頭而徒增困擾呢?


 


文人總愛將情緒蘊含在作品之中,寫的常常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景象,而是文字底下心情的反射,蘇軾在這闋詞裡就是這樣。自然風雨在蘇軾看來是不僅於此的,政治上的風雨與自然風雨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


 


說到這,不禁要感嘆起人生了,生活中的壓力與不得志,彷彿就是那漫天風雨,瀟瀟吹打著,無力挽狂瀾之豪氣、無改變現實之魄力,咱們也只得學學那九百年前的古人─蘇軾,來場「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或許,當一切都看的豁達時,所有的不悅都將自心頭一掃而去,就像那風雨過去,即使尚未放晴,至少雨已停、風已靜。


 


 


蘇軾的一生宦海浮沈,數度大起大落,


在告老還鄉之際,


故有這樣的心情,


退休之後,日子是平淡恬適的,


也無那些是是非非的風風雨雨愁憂日子,


也無雲過天青的開懷暢飲日子,


日子就是如此這般,天天都一樣,


回復到未做官之前,


原本小人物的平淡生活.



 


〔也無風雨也無晴〕


引喻〔狂心若歇,歇即菩提.〕之意,


又古德有言:〔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無了時.〕,


蘇東坡官場混久了,


也看開了榮華富貴裡的包藏禍心,


時時都心跳一百,


努力的想做好官,


也不見得能伸展一己之抱負,


不如告老還鄉,


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田園平淡的日子,


雖然?有榮華富貴,


但也?有常常心跳一百;


白開水的日子,


自有一番閒散之樂,


不亦樂乎?


 


 

全站熱搜

風之足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