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收集的動人心弦【詩詞歌賦】篇 ~ ~ ~


 


 


 


 


作〈永遇樂〉後十三年,東坡寫下了〈八聲甘州〉(寄參寮子),時年已五十六,意境顯得更為超曠淡遠,仍帶著一股悲慨的底流。


 



〈八聲甘州〉上片:


 


有情風萬里捲潮來,無情送潮歸。


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


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頭兩句就有種類似「也無風雨也無晴」的人生洞見,是比「人生如夢」更深一層的觀照。從前是「古今如夢,何曾夢覺」,這裡是「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從前道「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此處但云「白首忘機」。關於今古,已經思量的很夠,頭髮也早白光了。這是他貶杭州後又被召回朝廷、將要離去時寫給參寮子的詞。回到朝廷,應當算件好事,而東坡說自己「白首忘機」,是他一向的心志(他不是計較功名得失之輩),也是他的感慨:仍然不能以物喜,因為際遇總如潮來潮去,無所謂有情無情。這樣的言語,不就是一份惻惻之心歷經了更長的年歲而顯得更淡卻也更深幽的反映嗎?

全站熱搜

風之足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